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 > 乖放松还有一半没进去,不要了肚子太满了h

乖放松还有一半没进去,不要了肚子太满了h

  • 爱情
  • 2020-07-30 13:38

 孙苗苗头皮一紧,赶紧解释:“我刚才上厕所呢,这不听到你敲门,都没来得及擦,当然是湿的。”

 

“真的?”王强依旧不太相信。

 

人到中年疑心病就重,更何况王强本就控制欲强。

 

因此,孙苗苗的话,并没有让他完全相信。

 

“正好我走太急了,还没来得及上厕所,我先去小解一下,一会儿再来好好滋润滋润你这个小妖精……”王强假意地说着。

 

扭身就走进了卫生间,然后一把掀开马桶盖,看到还在涓涓细流的水,看起来真的像是刚有人上了厕所的样子。

 

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王强重新盖上马桶盖,洗了个手,就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孙苗苗在卫生间门口等着,紧张得心口怦怦直跳,生怕被王强发现点什么。

 

好在王强出来后脸色平静,似乎并没有任何发现,折让孙苗苗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孙苗苗还是装模作样的问:“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王强猥琐地笑了笑:“这不太想我的宝贝儿了么?现在就想跟你做,赶紧就出来了。”

 

孙苗苗嗔怪地白了他一眼:“那可不行,卧室的空调坏了,有工人在房里修呢……”

 

王强顿时一愣,刚放下的心,再一次提起。

 

他脸色一变,语气有些不善:“工人?什么工人?你修空调怎么不跟我说一下?”

 

孙苗苗张嘴正要回答,老林就直接从卧室走了出来。

 

之间老林背着背包浑身都是灰,脸上也一道一道的,手里还抓着发黑的白手套和扳手。

 

他边走边说:“孙小姐,你的空调我已经修好了,现在你先去试试看吧,要是没啥事,我就走了。”

 

王强见他又老又穷酸的样子,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语气不免有些鄙夷,“你是小区的物业?怎么以前我都没见过你?”

 

老林哪里敢跟王强多说,赶紧回答:“我是刚来的水电工,老板你当然没见过。”

 

王强眉头一皱,目光顺着老林从上往下仔细打量着,看到老林鞋子都没脱,也没套鞋套,不由更加厌恶。

 

“原来是个新来的,怪不得一把年纪眼力劲儿还这么差,你知不知道我家实木地板有多贵?进门连鞋子都不换一下,踩坏了你赔得起么!小心我投诉你!”

 

王强是个暴发户,一直都很看不起像老林这样的社会基层人员,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对别人指指点点。

 

孙苗苗赶紧出来打圆场:“哎呀!亲爱的,你跟一个老工人费什么话呀!赶紧把修空调的钱付了,打发他走吧!”

 

要知道,老林只是个社会基层工人,而王强早已是远近闻名的大老板,要是得罪了他,老林折后半辈子就完了。

 

王强一把将孙苗苗搂入怀中,不屑地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往地上一丢:“喏!这三百块够你修空调了!拿了就赶紧滚!下次要是还让我看见你穿鞋进屋,你就等着被投诉吧!”

 

老林顿时怒火中烧,看着地上的钱,却一点捡起来的念头都没有。

 

他虽然收入低,但也是有尊严的。

 

年轻的时候,老林可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在那个年代,谁家能出个大学生可了不得了,更何况是名牌大学出身。

 

只可惜当时他走了霉运!

 

要不是进号子蹲了二十年,凭他当年的手段,不见得会比王强这个暴发户差多少。

 

想到这儿,老林越发不忿:“王先生,我虽然只是个水电工,可从来都是凭自己的双手吃饭,你也没必要这样羞辱我吧!”

 

“呸!”王强啐了一口唾沫,瞪着眼睛呵斥,“妈的!你个糟老头子,还敢给我顶嘴!我是业主,就是你的上帝,我说什么你就听着!”

 

“不就是要钱么?跟我这装什么装?这三百块你不要,那就别想要了!给老子滚吧!”

 

说着,王强一脚揣在老林屁|股上,直接将他踹出了门。

 

老林不以为意地离开了孙苗苗家,找个水龙头把自己脸给洗了,那三百块,他没有捡。

 

不过才三百而已,还真犯不上!他丢不起这人!

 

一想到王强竟然拥有着自己想要的一切,名利,金钱,美女……

 

老林的心就跟针扎了一样。

 

王强年纪跟他差不多大,却能让孙苗苗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跟着,想到王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老林得出了一个结论。

 

有钱还就是特么的了不起!

 

要是哪天他也有钱了,也像王强那样,包养几个女人,自己想怎样就怎样。

 

老林不禁回想起刚刚跟孙苗苗激|情的场景,要是王强再晚半小时回来,此刻自己怕是要搞得孙苗苗死去活来。

 

想起王强,老林又忍不住笑起来,这个名字还真是讽刺。

 

再怎么嚣张,老子还不是照样睡了你的女人!还光明正大从你家走出来,你有能拿我怎么办?

 

回到物业办公室,老林看着也没什么事,加上受了王强刺激,老林索性就回家了,租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近,不足一公里,就是要绕个公园。

 

虽然隔得近,但环境却和“世纪花城”有着天壤之别,属于城中村。

 

住在这里的人三教九流,选择住这儿的基本上都是图房租便宜,而且基本都是早出晚归。

 

不过张素芬他们家不同,据说她老公其实很有钱,租这儿也不过是临时起意罢了。

 

想到这么多天都没看见张素芬的身影,老林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正在此时,老林就看到房东老板娘正在跟一个女人说话,旁边一个三轮车主正在往下搬东西,看来是新搬来的住户。

 

“哟!老林啊,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房东老板娘笑着冲老林打招呼。

 

“哦!今天不忙,刘大姐,今天来了新租户啊。”老林笑着回答,房东老板娘姓刘,今年五十岁了,为人热情,跟谁都处得来,所以老林平时都叫她刘大姐。

 

“是啊!这是新来的赵玉梅小姐,今天刚搬来的,对了,就住你隔壁。”刘大姐指了指旁边的女人。

 

“什么!住我隔壁?那张小姐他们呢?”老林心口一紧,震惊地瞪大了眼。


“他俩搬新房去了,人家本来就是暂时住这儿罢了,拆迁户呢!老有钱了!”刘大姐满脸的羡慕。

 

转脸,又拍了拍赵玉梅的手臂说,“来,认识一下,这个是隔壁的老师傅,老林,人不错,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老林这才注意到这个赵小姐,上下打量了一下,顿时愣了愣。

 

这女人长得很丰润,而且又特别年轻,皮肤白,身材也前凸后翘,充满了青春活力,瞧着好像还是个学生的样子。

 

赵玉梅被他火热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林大爷您好,我是赵玉梅,您叫我玉梅就行了。”

 

这声音也好听!跟百灵鸟似的!

 

老林顿时就酥了,赶紧说:“你好你好!叫我老林就行了,我是小区物业的水电工,就跟老板娘说的那样,有什么事儿,尽管招呼!”

 

赵玉梅不好意思地说:“那就太感谢您了。”

 

“嗨!这街坊四邻的,谢啥!应该的!”老林笑着摆摆手,这才不舍得把目光移开,怕这个新来的小姑娘觉得他太猥琐。

 

赵玉梅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反而觉得他很亲切,当下就对老林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这一笑,把老林的心都化了,顿时把之前见不到张素芬的郁闷心情都驱散个干净。

 

虽然没能吃了张素芬的确是个很大的遗憾,可老林现在已经尝过了孙苗苗的滋味儿,隔壁又来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心里顿时觉得欣慰许多。

 

赵玉梅毕竟是第一次跟老林接触,没聊几句,就跟着房东上楼去了。

 

看着赵玉梅那妙曼的身子,老林只觉心头一阵火热,那处也跟着寂寞难耐了起来。

 

孙苗苗虽然是个极品,但赵玉梅这种小家碧玉的小女孩,无疑对他更有吸引力,而且……

 

赵玉梅这么年轻,极有可能还是个处……

 

要是能和这个女孩来上这么一次,真是死也值了!

 

回到家,老林早已热得受不了了,后背都被汗湿一大片,紧紧贴着背部,黏答答的难受。

 

老林急忙脱了衣服洗个冷水澡,然后打开风扇,光着身子躺在床上。

 

看着垂头丧气趴在小腹的大家伙,老林感觉有些对不住它。

 

先前在张素芬那儿临门一脚都没能进去,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吃上孙苗苗,王强却突然回来,打断了大好的兴致,实在是可惜!

 

想起孙苗苗,老林又拿出之前偷她的内内,看着那黑色蕾丝花边的小内内,仿佛看见孙苗苗那溪水潺潺的幽幽溪谷。

 

老林顿时又呼吸急促起来,罢了,既然不能在你身上发泄,那就只能借助你的内内了。

 

正在此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老林的幻想……

 

老林顿时气急,这叫什么事儿啊!

 

在孙苗苗家被王强打断还无话可说,现在在自己家里痛快一下,都要被人打断,这也太特么膈应了!

 

老林真恨不得当个聋子,或者给那个敲门的人来一脚,踹的他远远的。

 

“林师傅,你在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听到和这个声音,老林顿时愣住了,好半晌才想起来,这貌似就是隔壁新搬来的赵玉梅吧?这大晚上的,她来干嘛?

 

老林顿时激动起来,赶紧收拾好孙苗苗的小内内,又轻轻拍了下正兴致盎然的大家伙。

 

不好意思了!兄弟,又要委屈你了……

 

老林恋恋不舍地把小内内放进床头书桌的抽屉里,套上一条大裤衩,光着上身,也不管身下的大兄弟依旧不依不饶地顶着。

 

门一打开,一股香风扑面而来。

 

老林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眯着眼打量门口站着的高挑美女。

 

她穿着白色连衣裙,年约二十左右,逛街的脸上嵌着精致的五官,微风轻轻吹动裙摆,露出一双光洁的大长腿,脚下穿着同色系的细高跟凉鞋。

 

正是刚搬过来的赵玉梅。

 

见老林光着上身,露出一身腱子肉,赵玉梅暗暗吃惊。

 

这老林也差不多五十了吧,身材竟然还这么好?

 

赵玉梅脸色微红,赶紧压下心里的惊讶,说道:“不好意思啊林师傅,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

 

老林顿时高兴的不行,目光落在赵玉梅修长的大白腿上,哪儿还有半点生气的样子。

 

“是你啊!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赵玉梅微微红着脸说:“林师傅,是这样的,这不我刚搬进来么,刚才检查水表的时候,发现浴室的水龙头坏了,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老林一听,顿时乐了,那个水龙头,大概就是上次他给张素芬修的那个,原本还想弄个质量不怎么好的接头,就盼着再一次坏的时候,还能有机会上门。

 

没成想,张素芬这么快就搬走了,倒是让这个新来的小姑娘赶了巧。

 

老林自然不会推辞,赶紧拍拍胸脯说:“小事儿!没问题!我这就去拿工具箱帮你看看。”

 

拿上工具,老林把门带上,就紧跟在赵玉梅身后,眼神却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她上下摆动的丰满翘臀。

 

跟孙苗苗不同,赵玉梅穿的是高跟鞋,走的是猫步,每一步都充分展示着女人最吸人眼球的部位,而且扭动的幅度非常大,让跟在后面的老林忍不住狂吞口水,恨不得抓住那圆滚滚的翘臀揉搓一把。

 

“林师傅,请进。”赵玉梅打开门,笑着伸手邀请。

 

不知道为何,老林好几次跟赵玉梅说话,都不敢看她的眼睛,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会说话。

 

每次她微笑着看老林,那双亮闪闪的大眼睛,都让老林止不住的悸动,老脸一热。

 

进门一看,原本张素芬的家具都搬走了,只留下桌子和一个书柜,就剩下一张大床架子。

 

她的床不仅比老林的要大,竟然还弄了个厚厚的床垫,也不像老林那样干脆利落地铺上一床席子,而是铺了一层淡粉色的床套。

 

除此外,宽大的床上除了一床绣花毛毯,还放了个大大的枕头,难不成她有男朋友了?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