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 > 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_几个侍卫轮公主

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_几个侍卫轮公主

  • 爱情
  • 2020-07-31 21:36

 当花蕊和档把研磨在一起的时候,韩萌萌瞬间便感受到了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原始的本能一旦爆发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她依依不舍的将自己的整朵花蕊全都贴合在了档把上面。

 

 

为了获得更爽快的快感,她开始扭动自己的腰部,让花蕊和档把开始摩擦,脑中想着的确实老刘用手在她的身上不断揉捏,甚至想让老刘将那根炙热无比的硬物全都塞进去,那一定是非常爽快的体验。

 

已经来到车边上的老刘一眼就看到车里面的春光乍现,韩萌萌可是他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女人,可是他的女神此刻正一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抓着副驾驶的靠背,正一前一后耸动着身子将粉嫩无比的花蕊贴合着档把疯狂的摩擦。

 

她的长发飘舞,如兰喘息,胸前的两只软肉疯狂的甩动,无比诱人。

 

一双硕大的眼睛迷离无比的看着车窗外,似乎是想要让人用坚硬的巨物来填充她那饥渴又空虚的身体。

 

此刻的韩萌萌虽然动作非常不文雅,但她却好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样,只能让老刘隔着车窗观看,却不能用手去触碰。

 

当老刘看得入神时,韩萌萌的脸突然绯红无比,身子也在剧烈的颤抖。此刻的她身体和腔道内一阵空虚寂寞,她用力嗅着车里面残留着老刘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想象着档把曾经被老刘抚摸过,就好像是老刘的手在抚摸自己的敏感花蕊一样,这种疯狂的幻想让她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韩萌萌双眼迷离,心中却如同波涛海浪一样,心里面不断向着,如果这玩意儿是老刘的巨大硬物直接捅进来,将会是多么的舒爽。

 

这一刻的韩萌萌已经无法分辨清楚此刻研磨着自己花蕊的东西是老刘的硬物还是汽车档把,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作为一个女人的舒服。

 

窗外的老刘看得是一阵吃惊,口中一滴滴从嘴角流淌出来。

 

心里面却不断的咒骂,恨不得自己变成档把,用舌头不断舔舐着韩萌萌那湿漉漉的花蕊。

 

想着,他无法控制住自己的需求,将手伸入了裤裆,紧握住了已经昂首挺胸的粗壮巨物。

 

随着一边撸动,他一边想象这韩萌萌的小嘴正不断吮吸着自己的硬物,那种感觉无比的爽快。

 

当韩萌萌动作越发急促时,老刘没两下就感觉到体内再次袭来了一阵电流感。他已经四十五岁了,这方面的精力正在走下坡路,更是二十年没有碰过女人,虽然欲望比正常小年轻强烈很多,而且也生猛很多。

 

况且自己真窥探的可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今天老刘用自己的钢枪触碰到了女神的禁地,而且还看到女神在自己面前做如此下流的事情,如果让韩萌萌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身边,老刘相信自己足足可以一夜奋战六次还是会继续战斗。

 

韩萌萌那两只硕大的凶器一晃一晃,让她有些难受,为了可以没有任何束缚,她将身子朝前趴了过去,将两只肉球放在了仪表盘上,一边疯狂的用档把研磨花蕊,一边双眼期待的朝厕所看了过去。

 

韩萌萌并没有注意到老刘已经出现在了车窗外面,而也正是她的动作,让老刘差点虚脱了过去。

 

老刘用力撸动着裤裆内的巨物,一阵阵粗狂的喘息声也从喉咙传了出来,那种强烈的快感让他的身子绷紧,酥痒一波接着一波的袭来。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亮光闪现出来,跟着就是‘咔嚓’的快门键。

 

这一幕吓得韩萌萌差点尖叫出来,她急忙停止了自己的动作,警惕的朝车窗外看了出去,警惕喊道:“什么人拍照?”

 

什么人?竟然还有人在这里偷拍?

 

老刘心里一寻思,手猛地一颤,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让他再次达到了巅峰,硕大的蘑菇头瞬间喷涌出一滩粘液。

 

“萌萌,你慌什么慌?刚才叫的不是很舒服吗?而且还那么的爽,怎么?一个人玩是不是很不舒服?要不要让哥哥陪你好好爽爽?”

 

老刘还没来得及清理身上的粘液,就看到一个人影快速走了过来,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手机:“萌萌,怕什么?刘教练那个老东西能力已经开始退化了,根本就满足不了你的需求,其实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帮你,毕竟我们都是年轻人,精力旺盛,绝对可以让你瞬间喷出尿液的。”

 

等到来人走到车前,老刘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而且还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这座驾校最有名气的一个富二代。

 

这小子名叫马东,现在大半夜的,本以为没有人会过来,没想到他竟然跟到了这里。

 

老刘想着正准备出去教训一顿马东,可是刚刚抬出去的脚又收了回去。

 

马东虽然是个小年轻,可却不是一般好惹的主儿。他是驾校老板的小舅子。而且家境显赫,在附近有不少小弟,平常说是来这里练车,起身是为了勾搭一些小女孩。

 

更加重要的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喜欢给各个教练找事儿,而且一个月换三个教练是常有的事儿。

 

马东老早就已经注意到了韩萌萌,可是韩萌萌不怎么搭理他,让他非常不爽。更是看到韩萌萌和老刘有说有笑,让马东恨不得弄死老刘。

 

马东对韩萌萌非常喜欢,但韩萌萌练车时一直都是一脸的高冷,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却对老刘这个糟老头子爱慕有加,甚至还动手动脚的,这让马东更是不舒服。

 

今天来这里完全是一个巧合,马东勾引到了一个小姑娘,而且和韩萌萌是一个学校一个专业的。本来他想要和小姑娘约会,但是去学校的时候正好看到老刘开车来接韩萌萌,而且那时候的韩萌萌竟然穿着连衣裙,让马东非常的兴奋。

 

可是看到韩萌萌和老刘上车离开,马东就非常不爽了。

 

他妈的,这个骚货,科二没考完大半夜就穿的这么奔放,难道是想要和教练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肉体交易?

 

他妈的,你让教练干,还不如让我这个年轻力壮而且有钱的人狠狠干上你一顿呢!

 

一想到这里,马东就控制不住的跟了过来,他想要好好看看,韩萌萌是主动勾搭的老刘,还是老刘勾搭的韩萌萌。

 

反正不管是谁勾引谁,只要有了证据,他就威胁韩萌萌,将她扔在床上狠狠的干上一番。

 

马东刚开始来的时候,只是看到二人抱在一起练车,这心里面就跟打翻了醋坛子一样不舒服。

 

本以为二人是干柴烈火已经干到一块儿了,可是没想到老刘却突然下车朝厕所跑去,然后跟着就看到了韩萌萌在车里面将裙子撩了起来,而且还用档把摩擦自己粉嫩花蕊的香艳画面。

 

是个正常男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把持不住,马东也是一样,直接就瞠目结舌,裤裆肿胀的立在了原地。

 

他很想冲进车里面将韩萌萌扒的一丝不挂,然后将自己比档把还要厉害的硬梆插入她的身体,让她好好爽爽。

 

一想到这个地方,马东就摸出手机,想先拍几张韩萌萌放荡的照片,然后用照片来要挟韩萌萌陪自己睡觉。

 

可谁知道这手机竟然忘记关闪光灯,直接就被人给发现了。

 

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马东,韩萌萌知道刚才自己做羞人事情的画面已经被马东拍摄了下来,当下脸蛋羞红,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韩萌萌冷声的时候,马东将车门打开,坐在副驾驶一脸淫荡笑道:“萌萌,这档把多没劲儿,要不要我帮你舒服舒服?”

 

看着马东坐在身边,韩萌萌紧张无比。

 

马东的欲望大门早就已经打开,此刻更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兴奋,急忙伸手抓住了韩萌萌的颤抖小手,瞥了眼档把上残存的粘液,笑道:“萌萌,档把又冷又硬的,怎么能比得上哥哥这根有血有肉又温暖的东西呢?你很寂寞吧?要不我现在就在车里面填充你的寂寞吧?”韩萌萌警惕无比的朝后缩了一下,慌忙喊道:“我不寂寞也不难受,你不要碰我,把你的手拿开!”

 

马东已经抓住了韩萌萌的手,就没有想要松开,淫荡笑道:“萌萌,这大半夜的,我见你一个人在这里自己解决生理需求,所以就想满足满足你啊。”

 

韩萌萌一听,急忙把手缩了回去:“你赶紧离开,不然我就要大声喊人了!”

 

马东闻言阴森森笑了起来,眯着眼睛问道:“你想要喊人?现在黑灯瞎火的有谁?难道是让老刘那个老不死的把你从我手中救走?”

 

说完,也不等韩萌萌回过神来,马东伸手探了过去,作势就准备把韩萌萌的衣服扯下去。

 

韩萌萌被吓得差点喊叫出来,她今天出门着急,并没有穿内裤。如果真的被马东直接脱了衣服,那根本就没有离开的可能性。

 

“你住手,不要这样……”眼瞅着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撕扯下来,韩萌萌脸色瞬间苍白起来,两片因为惊吓而苍白的嘴唇开始颤抖起来。

 

马东猥琐的看了眼韩萌萌的裙子下面,吃惊的发现这骚娘儿们竟然没有穿内裤,顿时裤裆坚硬无比,口中却骂了起来:“他妈的,还以为你是个清纯的大学生,没想到竟然是个搔货,大半夜跟一个老不死的在这里黑灯瞎火瞎鬼混,还他妈没有穿内裤,便宜了那个老不死的,倒不如便宜了老子,今天看老子不插死你!”

 

老刘车车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一口一个老不死的喊得他非常生气。

 

马东根本就不知道韩萌萌还是个处子,而老刘早就看出来韩萌萌未经人事,这种紧致的小处女必须要自己开苞,不能便宜了这个混蛋小子。

 

想着,老刘诡异笑了一声,阴着脸悄悄摸摸的走了过去。

 

二十年前的老刘能将混混打的过上晚年生活,手段也非常的毒辣。而且在吃了二十年的牢饭,在里面能坚持过来,完全就是靠着自己的拳头撑过来的,加上他在里面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手段更是无比的残忍。

 

马东只想着干了韩萌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朝他袭来。

 

就在他抓住韩萌萌胳膊,另外一只手准备摸到裙子下使劲儿扣动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后脑勺一阵刺疼,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一个闷哼就趴在座椅上。

 

韩萌萌见老刘站在车窗外面,这才反应过来,是老刘在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将马东给打晕过去了。

 

见危险已经解除,韩萌萌直接就哭了出来:“刘教练,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稍微来迟一点,我就被这个家伙给糟蹋了……”

 

说着,韩萌萌直接就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老刘叹了口气,随意瞥了眼已经昏迷不醒的马东一眼,沉声说道:“我当时哪儿来的混当小子,想不到竟然是马东,真不是个东西,竟然敢在这里调戏良家妇女!”

 

韩萌萌红着脸说:“刘教练,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里,而且还想要糟蹋我。也幸亏刘教练赶了过来,不然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的……”

 

老刘见韩萌萌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些爱慕,心里面瞬间激动起来,再次低头瞥了眼马东,心中冷笑连连:“马东啊马东,也真亏你来了,让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机会,以后可得长点心,别便宜了别人,惨了自己!”

 

他寻思完说:“萌萌,别紧张,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我送你回去好了。”

 

韩萌萌从紧张中回过神来,看着一动不动的马东不安问:“刘教练,他会不会死掉了?”

 

老刘摇头:“放心,我的力道掌握的非常不错,他是不会死掉的。”

 

也不等韩萌萌吭声,老刘就把马东从车里面拖出去扔在了地上。

 

韩萌萌急忙从车上下来,从马东手中拿走手机,面色绯红说:“刘教练,你先等等,刚才他偷拍了我的照片,我要删掉,不然等他醒来,我就惨了……”

 

老刘应了一声,等韩萌萌处理完照片后便催促道:“好了,赶紧上车吧。”

 

送韩萌萌回去之后,老刘顿时空虚寂寞起来。

 

买了瓶白酒和一包花生米,回到房间便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半瓶酒下肚后,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刘教练,你在吗?我有点事情想要找你帮帮我。”

 

这缕声音无不有人,听得老刘心痒痒。

 

她急忙将门打开,可没想到外面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想要让老刘干了自己的房东宁姐。

 

一看是宁姐,老刘瞬间就拉了张脸,不爽问道:“房东,你别急,等工资发了我就给你房租,现在都大半夜了,我们孤男寡女的在一块儿会被别人误会,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宁姐咯咯一笑:“说的这么见外干什么?而且我可不想要钱,我想要的是……”

 

话没说完,宁姐就大步走了进来,而且还一个劲儿的瞄着老刘的裤裆。

 

老刘知道宁姐的想法,却装傻充愣问:“你想干什么?”

 

宁姐一脸无奈说:“我手机坏了,就是想让你帮我看看手机,搞得我好像做贼的一样。”

 

宁姐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可是一看上面的内容,老刘的鼻血差点喷了出来。

 

手机屏幕上,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忘情的结合在一起。

 

老刘瞬间浴血沸腾,直勾勾盯着屏幕上正跪在女人身后疯狂抽动的男人,眼睛都移不开了。

 

宁姐见状,用身子蹭了蹭老刘:“刘教练,我的手机是不是中毒了?怎么有这种东西?”

 

“我不知道……”老刘回过神,急忙后退,却一个趔趄朝床上倒去。

 

眼瞅着就要摔倒,老刘本能伸手抓住宁姐,可是宁姐根本就没有办法拉扯住老刘,一个趔趄也倒了下去,正好压在老刘身上。

 

“刘哥,我还难受,你就要了我吧,我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宁姐一边说一遍拿出一颗药丸就塞到老刘口中。

 

老刘本能咽了下去,紧张问:“这是什么药?”

 

“万艾可啊。”宁姐魅惑笑了一声。

 

“你……”老刘吓了一跳,想要推开宁姐,可是酒劲儿上来,根本使不出太多厉害。

 

老刘绝望的眼睛流出了眼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吃了二十年的牢饭,等出狱之后,自己没有去找女人,反而女人找上门了。

 

没一会儿,万艾可药劲儿发作,老刘只感觉浑身燥热,而且裤裆处的钢枪也越来越坚硬……

 

“赵哥,你开了这么多年的车,可没有开过我这辆车吧?我可很久没有被人发动过了,保证动力十足,润滑也非常不错,让你开了之后还想开呢!”

 

宁姐妩媚说完,双目含情,直接将老刘的衣服扯了下去……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