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聊斋志异 > 今晚我家没有人!你敢来我家吗?

今晚我家没有人!你敢来我家吗?

  • 聊斋志异
  • 2020-05-08 10:11
    第一节
 
    今晚我家没有人,你来我家!
 
    当我收到李芳菲发来的微信消息时,我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芳菲是我的女友,不过我们刚相处不到三天的时间。
 
    对于这样的邀请,哪个男生能拒绝呢?
 
    我兴奋地按照李芳菲发来的地址来到她家―位于郊区的一幢二层小楼。一个大大的院子将二层小楼围在中间,看起来有些阴森。
 
    偌大的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孤男寡女,我感觉有点儿手足无措。我正想说些什么打破尴尬时,却突然有了一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我扫了扫屋子.最后目光落在了左面房间门上的窗户上。那间屋子里黑数淤的,但我总感觉那后面有一双眼睛,此时正死死地盯着我。
 
    李芳菲看出我眼中的疑惑,她脸色变了变,阻止我问出这个问题,拉着我进了右面的房间。
 
    这是李芳菲的房间,简洁而舒适。
 
    李芳菲一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所以我什么也没有说,只等她把话说出来。
 
    这时,天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
 
    终于,李芳菲长出一口气,说;“在左面房间里的那个人,是我的爸爸!"
 
    原来如此!我还是第一次听她提她爸爸。
 
    咦……可是,她不是说今晚她家里没有人吗?还有.她爸爸为什么要躲在门里偷看我?
 
    李芳菲接下来的话,让我感到毛骨惊然。
 
    李芳菲说:“我爸爸已经死了!"我浑身一激灵:“什、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啊,"
 
    李芳菲说,她爸爸死于几天前,是车祸身亡的.爸爸从小就宠爱她,她无法接受爸爸就这么离开自己,所以才把爸爸的残魂留在了那间屋子里。
 
    见我不相信她的话,李芳非拉着我走出房间,来到客厅。然后.她关了客厅里的灯.屋子里顿时漆黑一片。接着.李芳菲将我拉到左面那间房间前.示惫我往里面看。
 
    虽然对她的话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但我的心还是紧张得“悴抨”直跳。我顺着门上的窗子朝里面看去。
 
    房间里亮着昏黄的灯,由于身在暗处,我很快看清了昏黄房间内的景象。顿时,我陷入了无限的恐惧之中。
 
    我看到一个“人",那个’‘人”站在门前不远处,正与我对视着。
 
    突然,它扑到门前.和我仅仅隔着一面窗子。它脸色苍白,双目无神,身体瘦骨嶙峋,仿佛一具裹着人皮的髓楼。它对着我酸牙咧嘴,似乎想将我生撕活嚼。
 
    在它扑过来前,我清楚地看到.它是飘在空中的。
 
    第二节
 
    我吓得后退了几步,要不是李芳菲及时扶住我,我已经坐在地上了。
 
    也就在这时,我隐隐听到有怪异的声音从二楼传来,像是很多人痛苦的呻吟声。
 
    我顿时觉得这栋二层小楼里充满了恐怖,却发现眼前的李芳菲眼中全是失望之色。我最看不得的就是这种眼神.尤其是在女人眼中。
 
    我想要拉李芳菲一起走,但她甩开我的胳膊,回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心中害怕,但好奇心更重的我,还是咬咬牙再次走进了李芳菲的房间。
 
    我看着李芳菲,颤声问二“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芳菲说:“人死后.尸体上残留着这个人的残魂。我找到一个大师,让大师将爸爸尸体上的残魂唤醒,然后再通过叫魂仪式,就可以将爸爸已经被拘回阴间的魂魄叫出来。只要爸爸的魂魄回到他的尸体上,那么,他就能复活了。”
 
    我更加感到难以置信,因为这听起来仿佛天方夜谭.想了想,我问:“那么,你今晚叫我来这里,目的是什么呢?”
 
    “今晚正是我爸爸的头七。我叫你来,是希望你能帮我,一起叫回爸爸的魂魄。”
 
    我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为李芳菲的孝心感动,觉得一个女生都不害怕.我还怕什么?于是,我点头同意帮她。
 
    据李芳菲口中的那个大师说,如果回魂之夜没有叫魂成功,那么以后就再也没有办法进行仪式了。
 
    而具体的叫魂仪式,在听完李芳菲的讲述后,我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李芳菲家的后院有一口井,那口井在他们家盖房子时就已经存在了,具体有多少年已经不得而知,井里面没有水,而且诡异的是,里面竞像是通向哪里似的,往外刮着阴风。
 
    大师说,那口井正是阴阳两界的通道之一。阴间鬼差来阳间勾魂,就是从那里经过的。
 
    李芳菲说二“到时你要充当容器,承载我爸爸的魂魄。然后,我再通过仪式将爸爸的魂魄转移到他的身上.这样就可以了。”
 
    第三节
 
    仪式在阴气越重的时刻进行,成功率越大,而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刻就是子时,所以,刚到夜里十一点,我就和李芳菲带着她准备的工具,来到了后院。
 
    果然,一口阴森森的古井坐落墙角,看上去就像是怪物的大嘴。难以想象,那竟然就是阴阳两界通道。
 
    李芳菲走上前,在井沿上撒了一些黑色粉末,然后又在井口两边各摆了一支白蜡。做完这些,她走到我面前,将之前那些黑色粉末又在我身上撒了一些。
 
    这些黑色粉末都是腐烂的五谷磨出来的,是鬼魂最喜爱的食物。
 
    李芳菲蹲在地上,开始烧起了黄表纸,边烧嘴里边念叨类似咒语之类的东西。而这时,我从她的嘴里听到一个名字------张峰。
 
    李芳菲在叫她爸爸的魂,为什么会念张峰的名字?她爸不可能姓张吧?
 
    李芳菲的声音听上去悠远空洞,我浑身上下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阵风刮了过来,无比阴寒。
 
    风是从井里面刮出来的,那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往外爬。
 
    李芳菲还在不停地念叨着,就像是在念亡灵曲。她的身形在我眼前越来越恍惚.看上去比鬼魂还更不真实。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猛然看到井口慢慢地伸出来一只手。
 
    一个黑影慢慢从井里爬了上来。
 
    我能感觉到那个黑影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双腿止不住地打颤。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鬼,感觉比看到狮子、老虎还要可怕。
 
    李芳菲看上去很激动,还在念若“亡灵曲”,声音因激动而变得有些颤抖。
 
    黑影先是在井口嗅了嗅,然后将井沿上的黑粉末一点儿一点儿地吸光了。之后,它幽幽地转头对准了我。
 
    显然,它也闻到了我身上的五谷味儿。接着,它站起来,慢慢地向我走了过来。
 
    我已经吓得魂飞天外,也不管仪式有没有完成,只想着立刻逃命。
 
    可是,当我想要抬起腿进跑时,却发现自己的腿移动不了分毫。不但如此,我还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此时竟然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虽然我很害怕,但是也不至于吓得迈不动步子,控制不了身体啊!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到李芳菲转过头看向我,她在我眼中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最后,在一片黑暗中,我失去了惫识。
 
    第四节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竞然躺在学校的寝室里。
 
    此时时间是傍晚,我看了一下手机,发现自己已经昏迷了将近二十个小机时。
 
    我感觉身子沉沉的,仿佛承受着除了我身体外的其它东西。
 
    我没想到,那个仪式会这么恐怖。我相信,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还有,昨天夜里我突然昏迷过去,加上李芳菲诡异的表情,我认为这其中有着巨大的阴谋。
 
    我拿出手机,准备打给李芳菲。可是,还没等我把电话拨出去,李芳菲的电话就先打了过来。
 
    我心里一阵怒火,接起电话说:“你在娜里?”
 
    李芳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我现在在学校的咖啡厅里……”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在咖啡厅里,我见到了李芳菲。她的脸色有点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异常憔悴,眼眶有些发红。
 
    我怒气冲冲地坐到她面前,说:”昨天夜里在我昏迷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你把我送回寝室的,你一个人是怎么办到的?还有,昨天夜里你口中念的‘张峰’又是谁?”
 
    李芳菲见我一脸怒火,羞愧地低下头,什么话也不说。
 
    见她柔弱的样子,我愤怒之余,又有些不忍。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怒火,我问她.昨天的仪式最后有没有成功,她爸爸的魂魄有没有成功地回到他的身体里。
 
    李芳菲抬起头,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摇了摇头:“没有,他再也回不来了。”
 
    我心中也是一阵难过。可是,李芳菲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我愣住了。“对不起,现在你一定十分恨我,觉得我是一个怪女孩。我配不上你,我不会纠缠你、耽误你,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去追求你想要的幸福了。”说完,她哭着跑了出去。
 
    我有些发蒙。来之前,我是有想过和李芳菲分手,但是看到她可怜的样子,我早已经打消了离开她的念头。没想到,她竟然自己提了出来。
 
    我追出咖啡厅,想要对她说,我不会抛弃她。可是,李芳菲已经没了踪影。我拿起手机拨打她的电话,显示已经关机了。
 
    一直到睡觉,我都没有拨通李芳菲的电话,给她微信、QQ发信息,也没有回复。
 
    我心里一阵失落,同时又感到十分憋气,翻来覆去睡不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从脚下涌上一股寒意。就像是我正一步一步地走进一处寒潭。
 
    终于,寒意涌上头顶,我激灵灵地睁开了眼睛。接着,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我看到,一个人形黑影正飘在我的上方。
 
    我清楚地知道那是鬼,想要尖叫、逃跑,却发现自己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更发不出一丝声音。
 
    难道,我遇到了传说中的鬼压身?就在我刚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那个黑影就慢慢地落了下来。它有着一张满是烂肉的脸,身上散发着熏人的恶臭。它滑腻腻的身体慢慢地贴到我的身上,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地渗进了我的身体。
 
    我之所以说它是渗进我身体里的,是因为我清楚地体验到它融入进我身体里的感觉。它就像是一块燃烧着的煤炭,挤.一点儿一点儿地往我的身体里面我浑身上下传来硫酸灼烧般的感觉。
 
    最后,我生生地被疼晕了过去。
 
    第五节
 
    睁开眼晴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感觉自己像是大病了一场,浑身上下酸软无力。
 
    难道,我被鬼缠上了?我心中惊恐地想道。我拿出手机想要再次质问李芳菲,可是打她电话还是关机。
 
    我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室友带回来食物.可我一口都没吃。
 
    晚上,室友跑进来,惊讶地对我说:“你和李芳菲分手了?我看到她和别的男生在一起,可是昨天我还看到你们在咖啡厅里……”
 
    什么,李芳菲和别的男生在一起?我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但是室友不是开玩笑的人。而且,这时另一个室友也验证了这个事实。
 
    我再也坐不住了,一口气跑到女生宿舍楼下。没想到,我竟然好巧不巧地逮到了李芳菲的“奸情”。
 
    李芳菲正和一个男生在楼下卿卿我我。脸色根本没有昨天那种悲痛之情。我怒火中烧,但是我强忍住冲动,因为此时我心中更加感到好奇:通过昨晚的情况来看,我显然是被鬼缠身了。而李芳菲一系列诡异的举动,一定有什么阴谋。所以,我要看看,李芳菲到底要干什么!
 
    回到寝室,我感到头晕目眩,躺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了。
 
    夜里,半睡半醒间,我再次被那股寒气袭醒。醒来后,我再次看到了那个飘在我身体上方的黑影。
 
    恐惧就像是一双看不见的手,死死地扼住我的咽喉,让我喘不过气来。
 
    和昨天晚上一样,那个黑影慢慢地落下来,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地钻进我的身体。于是,我又一次在剧痛中昏迷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身体更虚弱,脸色也更白了。
 
    但我强撑着找出真相的意志,从床上爬了起来。我本来是想去女生宿舍楼下堵李芳菲的,但是没想到刚下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昨晚和李芳菲亲呢的那个男生。
 
    男生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正朝学校门外走去。他脸上那笑容让我感到熟悉,因为那天李芳菲叫我去她家里的时候,我也是那个表情。
 
    想到这里,我立刻跟在男生的身后。
 
    出了学校之后,男生上了一辆出租车。
 
    难道,男生也去了李芳菲的家?一整天,我都站在寝室的阳台上,盯着学校的大门口。直到夜里十二点,我终于看到鬼鬼祟祟的李芳菲背着昏迷不醒的男生出现了。
 
    在经历和前两晚一样的恐怖事情后,我终于熬到了天亮。我偷偷去那个男生的寝室看了一下,发现他和我一样,脸色苍白、精神不振。于是我断定,他和我遇到了一样的情况。
 
    李芳菲到底在干什么?
 
    我发誓.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
 
    到了晚上,没想到我在女生宿舍楼下又看到了熟悉的一幕------她和另一个男生亲热在了一起。
 
    第六节
 
    第四晚,那个恐怖的黑影依然准时出现,然后钻进我的身体里。
 
    隔天下午,我在宿舍楼下看到了一睑幸福的李芳非新男友。他向学校外面走去。
 
    我悄悄地跟了上去。
 
    出了学校大门后,男生上了出租车。我立刻也叫了一辆车,让司机跟上。
 
    前面出租车行驶的方向,正是李芳菲家,不久之后,前面的出租车停了下来。我急忙也让司机师傅停了车,然后悄悄地躲了起来。
 
    看到那个男生走进李芳菲家的大门,我心中没有吃醋的意思,反而为他捏了一把汗------李芳菲叫他来自己家,明显不是来约会的。
 
    这个男生,很快也要步我的后尘。
 
    想到这里,我没有贸然上前,而是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下来。
 
    终于,时问到了晚上十一点。上次李芳菲进行叫魂仪式时,就是这个时间。
 
    之前我在超市里买了一把水果刀,此时别在后腰上,以备遇到危险时防身.然后,我出了小旅店.向李芳菲的家走去。
 
    天有些阴,没有星星没有月亮,阵阵阴风吹在身上,吹出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直接顺着她家的院墙绕到后面,果然听到了李芳菲和男生对话的声音。和我想的一模一样,正是那天晚上我和李芳菲的对话内容。
 
    我踢手踢脚地走到墙边,踩着地上的一块大石头,双手扒着墙,将脑袋探了出来。
 
    此时,那个男生正直勾勾地站在那口枯井前,李芳菲已经在枯井沿上撤了一圈儿腐烂的五谷,地上也点燃了两支蜡烛。
 
    然后,李芳菲又念起了“亡灵曲”,其中依然多次念到“张峰”这个名字。
 
    虽然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出现什么,但我还是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儿。
 
    那个男生显然也很害怕,但是李芳菲转头给了他一个“信任”的目光,然后他的脸就变得坚毅起来。
 
    又是一个和我一样甘心被她所骗的人!
 
    我刚想到这里,井里就又有“人”开始往外爬了。
 
    那是一个黑色的“人”。它爬出来后,立在地上,幽幽地看着李芳菲和男生。
 
    看着那个黑色的“人”,李芳菲仿佛愣住了,过了半天才尖叫一声:“张峰,我终于等到你了!”
 
    第七节
 
    院子里,那个男生已经吓得坐在了地上。
 
    那个被叫出来的“人”直直地盯着李芳菲,仿佛奴隶正等待主人下命令。
 
    李芳菲哭了,声音都已经发颤:“张峰,你知道吗?为了叫你出来,我费了好大力,不过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还是把你叫了出来。”
 
    这时,那个黑色的“人”说话了:“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已经死了,你为什么不能忘记我?”
 
    李芳菲哭着说:“我最爱的人是你,我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你死了之后,我本来想追随你而去,但是我怕到了阴间找不到你。所以,我苟活于世,寻找着能够与你永远在一起的方法。后来,”李芳菲硬咽地说,“我遇到了一个高人,给了高人一大笔钱,才从他手里获得一个能够复活死人的方法.高人告诉我,只要我找来和你生辰八字相互吸引的人,把你的魂魄从阴间吸上来,你再附身到那个人的身上,就可以以邢个人的身份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找了好多人来这里,但是吸引出来的魂魄,都不是你。今天,我终于找到了,我终于把你等出来了!”
 
    说着,她指着地上的男生说二“就是他,你快点儿上他的身,只要过了七天,你适应了他的身体,就可以完全取代他了。”她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压抑的兴奋。
 
    我听得瞠目结舌,终于全明白了:李芳菲要叫出来的魂,根本就不是她爸爸,而是她曾经深爱的男人。那间屋子里她“爸爸的残魂”。或许只是她用邪术控制起来的一个魂魄。我的生辰八字没有吸引出张峰的魂魄,而吸引来了另外一个鬼魂。那个鬼魂上了我的身,只要过了七天,它就会完全取代我。
 
    那个男生也明白上当了,站起来想跑,可是没跑几步软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和我那天的遭遇几乎一样!我反应过来:那天我之所以会昏过去,是因为李芳菲在给我的水中下了迷药。
 
    不,我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就算是死了,我也不能让李芳菲好过。想到这里,我猛地跳出去,拔出后腰上插着的水果刀,朝李芳菲狠狠地刺了过去。
 
    一命抵一命,我死也要拉着你陪葬!
 
    李芳菲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早已经吓傻了。就在我的水果刀即将刺进她心脏的时候,一个黑影出现在她的身前,挡住了匕首。
 
    终
 
    那正是张峰,水果刀已经刺进了它的胸口。
 
    没想到鬼竟然也怕刀。张峰痛苦地叫了一声,随即倒在了地上。
 
    李芳菲尖叫一声,蹲在地上,连声询问张峰怎么样了。
 
    张峰虚弱地说:“菲菲,不要再做傻事了。我已经死了,你要接受这个事实。就算我活过来,你能接受我的新样子吗?你能接受,我也接受不了,那个人的家庭.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你这么做,知道毁了多少个家庭吗?”
 
    李芳菲哭得撕心裂肺:“我只想让你陪在我的身边,我只要你,我不要管别人……”
 
    张峰摇了摇头:“今生,我们缘尽于此。如果有来世,我们再在一起,好吗?答应我.不要再做傻事了!”
 
    没过一会儿,张峰的身体慢慢地消散在了夜色之下。
 
    而我刚刚那一击用了全部的力气,此时倒在地上已经站不起来了。
 
    李芳菲又痛哭了一会儿,然后捡起地上的匕首,站了起来。
 
    她目光冷冷地看着我,最后缓缓地说道:“是你.是你害得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张峰了。那么,你就变成张峰吧!”
 
    说着,她拿着水果刀向我走了过来。

  • 关注微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种下一颗头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